涉及的一些情节会影响到后续的法律责任
2020-02-04 17:4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要看私刻印章干什么了,涉及的一些情节会影响到后续的法律责任。”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事实上,称未收到借款的不仅是步森股份。*st天马同日公告称,公司并未收到上述合同中约定的4500万元借款。公司将委托律师应诉,保障公司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步森股份则表示,经公司自查,公司与上述原告朱丹丹之间不存在任何借款关系,案件涉及的款项均未进入公司账户,上述案件的发生,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伪造公司公章、冒用公司名义实施借款导致。基于上述情况,公司已向诸暨市公安局枫桥派出所报案,已收到公安机关的受案回执。

今年3月底,步森股份新任实际控制人赵春霞上位,被选举为了公司的董事长。对于系列“萝卜章”事件,步森股份将如何应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步森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周乐,但电话无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不是步森股份第一次陷入“萝卜章”的迷雾之中。6月5日,步森股份公告称,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因为借款纠纷起诉徐茂栋、*st天马、步森股份等。事情经过则是公司时任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所控制的*st天马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st天马向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10月27日至2017年12月26日,约定借款利率高达年化18%。其中步森股份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朱丹丹的起诉理由是各被告因经营需要,共同与原告签订《最高额借款合同》,约定在2017年8月25日~2018年8月25日期间,被告共同向原告申请在最高借款额度范围7000万元内借款。朱丹丹于2018年6月20日向上城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被告银行存款4966万元或查封、扣押被申请人同等价值财产,法院已进行冻结。

步森股份的“萝卜章”事件,均发生在原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掌舵期间。

在6月底对交易所的回复函中,步森股份介绍了公司的内部用印管理制度和审批流程。根据公司《印章使用管理制度》规定,“公司所有印章的刻制由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统一归口办理,印章使用实行事前审批制度”。同时,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印章、财务专用章等所用印的文件、资料、附件资料由用章部门印章保管责任人保管,印章保管员用印后要进行登记。若特殊情况需将印章带出,应事先填写《印章使用签批单》,载明事项,经董事长批准后由管理部门两人以上共同携带使用。

步森股份(002569,sz)7月27日公告称,因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朱丹丹将徐茂栋、*st天马、步森股份等多个上市公司或自然人告上法庭,合计9个被告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那么,同样陷入诉讼纠纷的*st天马是否也遇到类似步森股份的“萝卜章”情况?公司又是否知情步森股份的“萝卜章”情况?“与步森股份完全没有关系。看公告就行,多余的(内容),我是一点儿信息都不知道。”*st天马证券部有关人士如此表示。

免责声明:

而这两起诉讼纠纷,均发生在步森股份原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控制公司期间。

步森股份表示,在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的担保纠纷中,公司内部用印记录中未发现有上述担保事项的任何相关记录,且上述担保文件中并无时任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时任法定代表人陈建飞就上述事项发表了不知情声明。

对此,步森股份表示,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未审议过公司作为担保方就相关借款进行担保;公司时任董事长、财务总监均不知晓该担保事项,亦未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签署相关担保法律文件。步森股份认为,“尚无法判断担保文件中的‘步森股份’印章是否为公司法定印章,不排除有人伪造上市公司公章私自制作相关文件的可能;同时,也不排除相关人士利用掌控上市公司印章的便利,内外勾结,私自出具担保文件的可能”。